那年夏天

颱風將至

我們並坐在我打工書店前的梯階

一團厚重的橘色的雲糾結在我們之中

親愛的你問

"你最怕的事情是甚麼?"

我說

挾以爆破的哭聲

"我怕被你忘記。"

---------------------------<父後七日。雲南書簡>

 

那晚

我躺在床上

每晚即使在疲憊

我總是會在床上自己跟自己對話一番後才能睡去

親愛的我問自己

"怎麼一直覺得很冷很累?"

親愛的自己回答

"靠杯,身體差啊"

但即使穿了再多件衣服

總是有種無法言語的寒冷從身體深處散發而出

如果老爸跟老媽在

他們一定會說"你這懶人,都不動,血液沒流動,當然不會暖!"

如果是阿婆

她則會煮一碗番薯湯

裡面加了好多好多薑母及一些些黑糖

然後跟我說喝了就會很暖了

如果是阿公

如果是阿公呢?..........

 

從很久以前

一直覺得心中很空洞

漸漸的

覺得情感,熱情,想法都從那個洞流失出去

覺得自己開始變得越來越冷漠

越來越被動

該做的事很多

但不太想做

即使那事情重要到會影響我的人生

想看的書很多

但我卻沒翻開過任何一次

即使有些書我從好久好久以前就很想看

坐在學校的某個角落

只是呆呆坐在那

沒有甚麼想法

也沒有甚麼意義跟目的

也不打算要做些甚麼

茫然的看著眼前的人潮

覺得自己的血液越來越冷

不禁想問自己是否還有一顆心

感覺到的空洞是否就是因為我的心跑掉了?

但下一刻

我就知道我的心還在

只是多了幾個洞

我聽著不知哪傳來的談話聲

很莫名得想起幾年前的場景

那個我一整個都莫名其妙像在另外一個世界的禮拜

發現我自己有點想不起來

瞬間有種重重的感傷

在那感傷的同時

有個像是無比理智的我自己在內心說

"還會感傷,表示我的心還是在的"

或許那無比理智的我就是從那內心的空洞中出現的

所以再感傷

再憤怒

都會覺得有另一個理性的我看著自己

 

一樣的

那晚我在睡前問自己

親愛的我說

"ㄟㄟ,你怎麼會忘記,你不是說最討厭被遺忘,所以你決定要很用力的記住重要的人,這樣他們也會用力的記住你"

親愛的自己回答說

"我只是下午太茫了,我現在一定會想起來"

忽然

差點泣不成聲

我發現我已忘記你的聲音是甚麼樣子

 

我還記得

在數年前

我站在你的照片前

發誓要把這張臉永遠的刻在心中

那時候我最後悔的事情

就是沒有陪著你離去

所以我發誓不要忘記你

那時候我最怕的事情

就是把你忘記

不知道當你知道這件事時

挾以爆破的哭聲的人

會不會是我?

我知道

我心中開始又多了一件後悔的事情...

 

數天後

就是掃墓的日子

到時

我會站在你的墳前

拿著香朝你拜三拜

然後在心中說

"阿公,對不起,我開始忘記你了"

wia49for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