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真的要誠實嗎文/吳淡如

我在報上看過一個高中生的投稿,叫做「誠實讓我受了傷」,她說:在她國小四年級的時候,老師正在為大家複習數學,臨時決定小考,一時間,同學們都發出了不滿的雜音,大家都不想考試。

老師對同學們的反應也不太滿意,要大家「把眼睛閉起來,不想考的舉手」。由於想做個誠實的小孩,她勇敢地舉起了手,天真地以為有好多人都會參加表決呢。

沒想到,睜開眼睛後,她才發現,全班只有她一個人舉手,剛剛起鬨最大聲的鄰座同學還搖身一變,變成衛道者,對她說:「你怎麼不考呢,多練習也不錯啊。」

反應最激烈的是老師。老師冷冷地走到她面前把考卷拿走,說:「不想考就不要考。」

那堂課是她求學過程中最不堪回首的一堂課,全班只有她一個人沒有參加小考,即使過了好些年,她的記憶還因為一時的誠實而繼續受傷……

雖然只是一件小事,但我可以感同身受,這真是一件很令孩子想不透、就算想開了也無所適從的事情。大人們不都要我們誠實、要我們不要說謊嗎?可是讓小孩的誠實受傷、從歲月累積中學會說謊的,往往就是這個「口是心非」的成人世界。

在我看來,這個案例裡頭,最不應該的是那個老師,他不該故意設下陷阱捕捉誠實的孩子,讓孩子的天真受到傷害,這種做法,比隨意懲罰孩子更有害。

我也有過類似的經驗。記得那年我還更小,或許才剛會寫ㄅㄆㄇ吧,我跟著一位阿姨從宜蘭到台北來逛商展。這位阿姨在售貨小姐遊說下買了一頂假髮,但不久就後悔了,牽著我的手衝回原來的店裡,要求退錢。

售貨小姐面有難色,阿姨隨口撒了個謊:「我們家在南部,買了這頂假髮之後,我們就沒有車錢回家了,我非得退掉不可。」

「我們家不在南部,在東部,沒有那麼遠,」我剛學會看台灣地圖,得意洋洋地插了嘴。

冷不防一個巴掌就揮到我臉上:「誰叫你多嘴。」

我當然被打得一頭霧水,卻還很不識相地一邊哭一邊爭辯:「本來就是在東部嘛,我又沒有說錯……」

仔細回想小時候挨打的經過,我竟然發現,都是因為我說了真話,而不是說謊話。小時候的我完全搞不懂,為什麼我說真話,就被老師或大人認為是「頂嘴」,當我故意壓抑自己的時候,我就變成人見人愛的乖乖牌?

這也是我在成長時期一直沒有搞懂的事。

成人的社會其實並不鼓勵「天真的誠實」。我想,政治圈是最沒有人敢號稱「我只說實話」的一個圈子了。因為實話常和「政治正確」兩相妨害,為了政治利益,大家必須說自己其實也不那麼認同的話,維護著黨團利益。

參加政治議題的談話性節目,最能了解其中的荒謬有趣之處。在節目播出時,觀眾常會看到各黨的代表人士劍拔弩張,簡直就是在互相叫罵,進廣告時,大家馬上變得一團和氣,打躬作揖說:「剛才對不起,你也知道,我只能這麼說……」

廣告時間結束,進現場,又是一番殺戮和對立。有朋友打趣道:「唉,其實觀眾看不到的時候最精彩。」

連怒髮衝冠時的情緒也不誠實,真是「不誠實」的最高境界啊。

別急著對誠實的功用灰心絕望,別急著說:「我就是因為太誠實才吃大虧。」因為,長久來說,不誠實才會真的吃大虧。

其實,我們已經生活在一個人際脈絡複雜的社會,誠實的定義也不再那麼單純。

有一句耳熟能詳的西方諺語叫做:誠實是上上策(HonestyIs The Best Policy)。

誠實真的是上上策嗎?基本上是對的,但還得看我們如何定義誠實兩字。

如果你把誠實定義為坦白說出心中話的話,過度坦白,有時非常殘酷,也很刺傷人。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並不是一旦建立友誼,就永遠平靜無波。再怎麼親密的朋友,也會有看不順眼的時候。在看對方不順眼時,我們心裡有時會忍不住詛咒:「我真希望你去死」、「真後悔認識你」、「你真是笨得像豬」、「你的長相真是難看死了」,但如果沈不住氣把這些怨言誹語全部說出來,恐怕會永永遠遠破壞友誼。

很多很沒人緣的人,都認為自己是因為「太直」吃了虧,其實是因為他對誠實的定義太膚淺、太粗糙,對旁人的感覺也不夠體貼。

說實話是對的,問題是,什麼時候該把實話說出來?還得評估,說這句話是不是只逞一時口快,卻會造成別人永久的傷害?

還要分遠近親疏,對知己,可以直接說出的建言,未必能夠對陌生人從實道來。

誠實需要一點圓融,卻又不能油滑,否則久而久之,就沒有人相信,你的嘴裡會有真話吐出來。

在這個必須講求.E.Q.才能和諧的社會,誠實最好的定義並不是坦白、有話就說、口無遮攔。誠實是一種心態,願意了解真相、看清本質的心態。

華盛頓砍倒櫻桃樹,是誠實。但你不必為了表現自己的誠實,而砍倒了無辜的櫻桃樹。 別人不經修飾的誠實,可能造成自己的傷害。但勇敢面對誠實的傷害,才能訓練出高貴的氣度來。

我認識一位很了不起的國小老師。身高只有一百二十幾公分高的她,講起成長過程,真是笑聲中帶著一把辛酸淚。因為別人的誠實而尷尬不已,是這位何老師的家常便飯。

她走在路上的時候,常常碰到「很想再看她一眼,卻又故作鎮定」的大人,以及童言無忌的孩子。小孩子看到她時,常會拉住爸媽說:「看,那個大人好矮哦。」

大人總是很不自在地拖著孩子往前走,假裝沒看到,或者小聲地要孩子不要亂講話。 但不識相的孩子因此常會更大聲地說:「你自己看嘛,她真的很矮。」

有的大人氣急敗壞,會賞給孩子一巴掌。孩子哭了,更多的人回頭來看。特殊目光的投射讓她更不自在。

她當然也不希望每天走在路上被人家指指點點。但她說,孩子並沒有錯啊,孩子說的是實話,因為誠實而挨打,她實在很不忍心。

孩子的誠實,固然對她造成了種種尷尬,但這樣的反省卻使她更能誠實面對自己的身材:沒錯,我就是這麼「高」,我自己必須先接受它,不要怕別人講。

因為誠實,她有著非常堅強的靈魂和開朗的性格,克服了身材上的種種困難,找到了好工作,學生們都喜歡她,談戀愛、結婚、生子事事否極泰來。

我從她這番話中學得:對自己誠實,才有真正的尊嚴。 這樣的勇氣並不是天生的,得靠後天慢慢增長功力。

也許,一時的不誠實可以換得某些及時的利益。但長久以來,不會有人信任你,連自己也都無法信任自己。我們的人生,誠實有時是助力,有時是阻力,敵友難分,但我們卻必須與它在風風雨雨中相伴走來,才能換得舒坦自在。

創作者介紹

尋找....生命意義

wia49for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